程皓如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五章(三)-老杨书棚子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4

程皓如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五章(三)-老杨书棚子

程皓如
“楼市”牵动中国亿万神经。杨小凡以对这个领域及其人物的熟悉,将各色人等、各种利益集中于《楼市》,让我们有机会通过文学的方式看到了当下中国的另一个方面。
——孟繁华(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从房地产透视社会全景,对急速度变化的社会和人有生动的叙述。从高层、商人到底层都有表现,是当下中国社会的浮世绘。
——张颐武(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杨小凡的《楼市》写得切实而深刻,有引人入胜的故事,有“活的中国”的真实面影。令人震惊,也让人感伤。
——李建军(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)
《楼市》以热点写人世,颇具写作难度。那些蜂拥而来的日常细节,带着现实的温度,也蕴藏着一个时代的慌乱与紧张。
——谢有顺(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 首发《中华文学选刊》2013年第7期,并被选入《长篇小说选刊》2014年第2期,入围《中国作家》2013年文学排行榜,2014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刊行。《文艺报》《北京青年报》《亳州晚报》《嘉兴日报》等发表多篇评介文章。本公众号将全文刊载,欢迎阅览!

第五章
3
水亮与周所长坐在去深圳的火车上。
周所长喜欢抽烟,一会儿出去抽一支,一会儿又出去抽一支。
水亮说,所长你别抽那么多了,对身体不好。周所长笑了笑,说,我这也是职业习惯。整天没日没夜的,不抽烟哪来的精神头啊。尤其是现在交通和通讯发达了,犯罪嫌疑人难抓呢。就是抓到了,讲和谐了,审训时也不能乱来。你想,别说这些嫌疑人了,就是这些村民都这样难弄,你对犯人来温文尔雅那一套他交待吗。唉,现在的事,真是扯淡。很多时候,人人都在瞪着俩眼说瞎话儿。
水亮坐在车上,本来想带本书看的,可来得疾慌,忘带了。看看列车上卖的那些花花绿绿的书,没有一本正经可信的。他索性就没买,就这们坐着,一任自己的思绪随着铁轨的声音信马由缰。
他努力了几次,最终还是不得不想小真的事。他弄不清为什么女人变化这么快,今天还与你要死要活的缠着,明天转身就与你成为路人了。唉,金钱、地位、爱情,女人在这些面前,真的连只小燕子也不如呢。水亮想起他在老家里看到的情形。这些日子,他之所以对七奶这么理解与亲近,其实是与他自己的奶奶是联系的。他的奶奶也七十多岁了,也特别喜欢燕子。他家里也是年年来燕子的。在农村人眼里燕子是神鸟,吉利,燕子只进善良人家。燕子在谁家做窝,那就是一种荣幸。

他上小学五年级的那个春天,他家的燕子回来了,但回来的却是一只。而且这只燕子无精打采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,望着旧巢发出几声哀鸣,就钻进了窝,很长时间蜷曲在窝里不再出来,很显然,它成了鳏夫或寡妇。另一只燕子是迁移时病死了,还是被人打死了,水亮和奶奶都不得而知。奶奶见这只孤燕的样子,不停地叹气。这只孤燕经常躲在巢中,很少发出叫声。早晨,它也会站在窝前的屋檐上,就像铁铸的一般一动不动,默默发呆。然后孤单单懒洋洋地飞向远方觅食。
一个飘着细雨的早晨,水亮去上学,刚出门就看见一对燕子飞进他家,它们盘旋了一圈后,竟看中了孤燕这半个大泥碗似的巢穴,凶巴巴地赶出那只孤燕,强行占据了这檐下的燕窝。看到这情形,水亮很不平,恨不得赶出那对无理的燕子。可那只孤燕似乎早已心灰意冷,没有捍卫家园的激烈搏斗,甚至没有乞求和怨艾,孤燕就平静地离开了温暖的窝。但它却并不飞走,只是站在院子里的桃树枝上默默回望。此时,细雨凝成水珠滴滴滚落,望去好像孤燕悲恸的眼泪。
此后的日子,孤燕也没有离开,并且不再垒新巢,每天就在屋檐下露宿仍然常常站在开满红花的桃树枝上,默默眼望昔日洞房,看着侵占了自己小窝的两只新燕亲昵。真不知它心中在想什么,是回忆以往美好时光,是思念昔日的伴侣,守候心中那段爱情,还是抱怨不公平的命运?现在,水亮觉得自己也能理解燕子的心情了。

周所长抽烟回来了。见水亮眼睛痴痴在想心事,就大声说了句,“嘿,你在想什么呢?”水亮的思绪被打断了,笑了笑,说没什么。这时,周所长给水亮聊起了郑大丽的事。
他说,东莞那边说,郑大丽是三个月前在一次扫黄行动中发现的。治安队员冲进来时,郑大丽就从二楼往下跳,结果摔断了一条腿,还是被抓住了。一直在医院治着,她就是不出院。就在东莞公安发愁的时候,他们看到了通缉名单,就立即通知我们去人领。本来,他们是想送过来的,我是从他们的话里听出来的。可郑大丽死活不回来,这不,我们还得跑这一趟。现在啊,公安局都快成受气局了,他妈的连个妓女我们都处理不了。
周所长一边说,一边叹气。他们这样东一句西一句聊了十几分钟,周所长的烟瘾又上来了,不再理水亮,他又从座们上站走了,摸出烟,向车箱的尽头走去。
水亮喝了口水,又接着想那年的那个孤燕。
那是一个无星无月漆黑的夜晚,冷风夹着倾盆大雨。第二天早晨,云散了,雨消了,灿烂的阳光普照着水亮的小院。可他早晨起来上学时,却惊讶地发现:院子里躺着孤燕的尸体。水亮现在想想,那孤燕肯定是自杀,因为它在屋檐下避雨是不成问题的,绝没有被雨淋死的道理。它肯定是厌倦了孤独的没有爱情的生活,是对未来失去了信心,还是相信真有天堂存在,去了遥远的未知世界与另一只燕子相会?总之,它死了,死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。那天,水亮没有吱声,默默地挖了一个坑,把死燕子埋在了葡萄树下。
现在,他回想起来,那年的葡萄应该是特别酸的。

水亮走的第二天,管理区黄书记就接到了省长后天要来的消息。市里给黄书记传达了冯兴国市长的指示,在东城新区一定不能留任何死角,要让省里看到市里的拆迁成绩。这样,上面才有信心,才有可能把这个市级工业园区升为省级工业园区。对于上面的指令,黄书记从来都是尽力办的。他也是农民出身,没有根基,一步步走到副处级,全靠自己干。他常常自我解嘲地说,干部干部,不拚命的干,就成不了干部,就进不了步。所以,接到这个通知,他一下子上火了,半天之内,嘴角出来了四个水泡。
他有些急了,心想,实在想不出办法来,就在夜里强拆。
但一想,郑大丽马上就要被带回来了,都等几个月了,再这样冒险有些不值得。他召集管理区班子成员开会,研究方案。作为马园村的村主任马锋也参加了会议。后来,还是马锋想到了一个主意。他说,不如在七奶家四周架四个大广告牌,把她家给罩住。黄书记一想,省里来的人只是走这里过一下,并不下车,而且车行的路线离七奶家有几百米呢。他觉得这样能行。于是,就立即安排制作四块大牌子,上面喷上工业园区的规划图。说不定,这还是一景呢。
现在,在行政上干也不容易。工作来了,尤其上面来人检查了,那真是比水火都急。黄书记一面安排人制作安装广告牌,一面打电话让水亮和周所长赶快带郑大丽回来。本来第二天,水亮和周所长就可以回来的,但周所长没去过深圳,就订了两天后的票。黄书记一听是这样的,就立即想发火。但一想,派出所也不属于自己直管,再一算,后天早上回来也正好赶上,因为下午省长才从这里过。于是,就顺水推舟地说,“那就后天吧,在深圳你们玩一天!”说罢这话,黄书记猛吸了一口烟。其实,他气得牙根子都痒痒。
广告牌是夜里竖起来的。当然,七奶夜里就知道了。但她没有办法。村长马锋和管理区三个女干部就坐在她屋里,反复说,就一天时间。明天就会拆掉。七奶不同意也是没有办法的,就是她想死也是不可能的。四个人看一个,这是黄书记安排的。省里检查不走,就轮留派人在这里盯着七奶,一步都不能让她离开院子。他真是为七奶伤透了脑筋,一个患了精神抑郁症的老太太,真叫人没法没招的晕。
其实,这一段七奶心里反正清楚多了。
她心里想,她的这个小院肯定保留不下来了。但她就是想等到秋天,这燕子飞走了,再让拆吧。这些燕子飞走了,她也心净了。这些天,她不止一次想到死,甚至想到把秀秀也带走。她想,秀秀没爹没娘的,她再走了,就像一个孤燕。七奶今年以来老感觉自己心口疼,她知道自己可能活不多久了。秀秀才九岁,她一死,秀秀一个人咋活人呢。她心里有了预谋,那就是等秋天燕子飞走后,她就带着秀秀走。甚至,如何走的办法她都想好了,她想选一个月亮很好的夜晚,把房子点着了,她就与秀秀一道升天,去找那些陪伴她的一茬又一茬的燕子。

她的这个想法很可怕,但她一点也没有流露出来。
现在,见四个人围着她一动也不能动,她就暗暗想起办法来。吃过早饭,她对马锋说,“你们走吧,我不会咋了这牌子的。但过了夜,你们一定得把这牌给我拆了。不然,我就撞死在你们面前。”马锋见七奶说这话很正常,觉得七奶可能是想通了,只要答应夜里把这四块牌子再拆了,她兴许不会有什么事的。他把这个想法给黄书记汇报了。黄书记还是不相信,不让撤人。
晌午了,看七奶的另外三个女干部,也觉得七奶应该是没有问题了,说话很在理,脑子也很清醒,就又给黄书记打电话。黄书记又问了一些具体情况,加上路段上也正缺人,就同意他们先撤回来。他也想了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,还真能把牌推倒不成!
水亮和周所长带着郑大丽回到管理区里,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本来,黄书记是要水亮带着郑大丽立即去见七奶的。可周所长说,郑大丽是因纵火嫌疑被通缉的,得先到所里做个笔录,才能取保离开,不然没法销卷。黄书记就说,那快去吧。周所长带着郑大丽去了派出所,水亮就给黄书记汇报郑大丽的情况。他说,开始郑大丽死活不回来,后来听说拆迁能领到十几万补偿款和还原一套楼,就同意回来了。但她说,把房子拆迁后,她得给李六根离婚。
黄书记听着这话,心想,公安通辑令都找不到李六根,你到哪跟他离去。
时间太紧急了,黄书记也不想再听水亮说什么,三点钟省长就到了,他得陪市政办的人再把线路走一遍。于是,他就安排水亮说,“你吃点饭,立即回马园,现在郑大丽还不能回去,你先去七奶家稳住她,稳到四点种,就一了百了了。”水亮到食堂扒了几口饭,就急急地骑着他那辆自行车回了马园。他是想尽快把郑大丽回来的消息,带给七奶和秀秀。他想,这对七奶和秀秀来说,一定是个最激动人心的消息了。

水亮离七奶家还有几百米的时候,突然见七奶举着一个燃着火的扫帚,在点广告牌。扫帚显然是倒了油的,不然,火不会着得那么旺。广告牌是化纤布喷绘的,见火就着了。水亮一急,车子就倒了下来。他站起来,扶着车子想再骑上去,可试了几次就是上不了车子。他的腿都软了。这时,他索性放下自行车,这向这边跑来。
这时,七奶家四周的四块广告牌都着火了,四面火光把小院团团围住。水亮跑过来,一把拉着七奶就向外拽,七奶却拍着手大笑不止。这当儿,一对燕子向火光扑去。水亮想,这对燕子肯定是看到了火,想冲进去救还没出窝的小燕子。
火忽忽的燃着。水亮脸上的汗,不停地向下流。
更多阅读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一章(一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一章(二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一章(三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一章(四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二章(一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二章(二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三章(一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三章(二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三章(三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四章(一)
长篇小说《楼市》第四章(二)
童年的花灯节
食树记
杨小凡作品中篇小说集《总裁班》近日出版面世


本文内容来自原创,想知前面发生了何事请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,选择查看“历史消息”,欲知后来之事请明天继续关注!公众号原创功能已开通,欢迎大家留言!长按二维码关注“老杨书棚子”
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友情链接